2024年06月25日 星期二  您是第13303249位访客
首页 > 新闻动态 > 综合新闻> 详情

《健康报》来我所进行专题采访、座谈

2022年03月16日 来源:

  实验动物作为推动生命科学发展,攻克人类重大疾病,保障生命健康的重要支撑条件,是驱动生命科学进步的重要支点和动力。动研所作为我国唯一的国家级实验动物学和比较医学专业研究机构,40年来长期耕耘,取得的辉煌成果。特别是新冠疫情暴发后,研究所厚积薄发,秦川教授团队率先建立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转基因小鼠模型,突破了疫苗、药物从实验室向临床转化的关键技术瓶颈,并第一时间与全球共享,为全球的疫情防控作出了重要贡献,也引起了国内媒体的关注。

  2022年2月23日,为开展“新春走基层”新闻报道,聚焦“实验动物研究所的科研攻关”主题,健康报社纪委书记周倩、记者部副主任闫龑、党群工作部高级主管张庆昆等5人来所进行参观、采访、座谈。医科院党委宣传部副部长高翠峰、宣传部干部张倩莅临指导。研究所所长彭小忠、党委书记邓巍、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李志远、首席科学家秦川等人参加了座谈。

  ● 持续的科研技术攻关任务离不开基础设施、设备的保障,研究所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病理实验室、动物影像平台的大型设备发挥着重要的保障支撑作用。

  健康报社、院校领导等一行首先在邓巍书记、李志远副书记以及科研技术人员等的陪同下,参观了所内病理平台、动物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的监控室,以及动物影像平台。

邓巍书记、李志远副书记带领健康报社一行在所内参观

  参观过程中,各实验室、影像平台中,均有科研技术人员正在进行实验。邓巍书记作为课题骨干、病理专家,详细地向健康报社人员以及院校领导介绍所内的设施设备的名称以及用途,其中,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在研究所抗击非典、新冠等历次疫情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是研究所宝贵的科学资产。健康报纪委书记周倩对所内完善的实验环境表示赞叹,并表示,动研所成功完成各类国家任务,离不开科研人员的技术水平,也离不开不断完善的实验室设施设备的支撑。

邓巍书记带领健康报社一行参观所内实验室

邓巍书记带领健康报社一行参观所内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监控室

  随后,一行人来到所内第一会议室进行了采访座谈会议。会议围绕新冠疫情期间所内研究团队取得的成果、人类疾病动物模型资源、比较医学学科建设等工作展开。

邓巍书记介绍有关情况

  邓巍书记向记者们详细介绍了所内有关情况后,首席科学家秦川教授对自建所以来的历程直到目前的工作内容进行了详细的解读。

所内第一会议室开展座谈

  疫情防控科研攻关是与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直接关系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在本次抗疫攻关中,动研所能够第一个完成国家任务,靠的是多年的技术、资源和人才积累。我们建立动物模型的速度是国际上最快的,这为我们国家成功研发第一个疫苗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这项工作之所以如此迅速,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动研所经过数十年的研制和集成,积累了人类疾病动物模型资源库,为研制动物模型提供了丰富的动物资源保障。

  否则,就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国际上新型冠状病毒小鼠模型迟迟出不来,就是因为缺乏活体的人源化受体hACE2转基因小鼠。

  实验动物学科在我们国家发展的历史却很短暂。上世纪80年代,我们国家才初步创建这个学科,动研所是我们国家开始发展实验动物学科时建立的第一个研究所,也是这个单位带领老一辈的实验动物科技工作者,初步建立了我们国家的学科体系,完善了专业设置,编写了我们国家的第一本教材,引进了我们国家的第一批实验动物资源,解决了我们国家有无实验动物的瓶颈问题,才保障了科学研究的开展。

 

  ● 研究所创立之初:并非一帆风顺,他们够坚持肯吃苦。

 

  改革开放之初,由于生命科学和医药研究需要,在回国科学家呼吁下,为填补我国在实验动物学科的空白,钱信忠、顾方舟、沈其震等前辈于1980年设立研究所。

  建所之初,几间动物房和几十位工人师傅就是当时全部的家底,但是没有人退缩,大家信心百倍地承诺:我们要用简陋的设备,培育出实验动物来!

  “因为顾方舟院长说我们是第一批实验动物专家,我们留了下来,一直有着神圣的责任感。”秦川教授说道。

 

动物研究所东单旧址

早期南纬路2号院医学实验动物中心旧址

  动研所人自己动手研发出中国第一个无菌隔离罩,随后建立无菌动物技术,无菌兔、无菌豚鼠相继培育成功,填补了我国无菌动物的技术空白。

1983年自发研制无菌隔离罩技术

繁育场早期隔离器

自己研发隔离器鉴定会合影

  在上个世纪,学科处于初建阶段,实验动物资源还非常贫乏,技术体系不健全,每一次实验动物技术模仿、资源引进或培育,对这个学科,对我们国家的科学研究来说,都是雪中送炭、填补空白。在WHO的资助下,动研所引进60个品系啮齿类动物,建立了我国实验动物资源种子库和保种生产体系,保障了当时全国75%以上的科研用啮齿类实验动物供应。

  健康报社记者对研究所创业经历非常感兴趣,并对秦川教授的讲述连连称赞“非常好”“非常难得”,对动研所“艰苦奋斗”的精神赞不绝口。正如秦川教授所说,动研所在创立之初已经形成了非常明确的特色,不畏艰辛、能吃苦的精神已经深入到每一位动研所人的意识深处。

 

  ● SARS时期:他们舍我其谁、敢为人先。

  2003年,非典疫情暴发,当时情况十分艰难。国内研究主要用的只有几种小鼠和大鼠,资源匮乏严重,限制了研究。最让人揪心的是,我们不知道哪一种动物对病毒敏感,不知道哪种动物适合做感染模型。

  但是在SARS科研攻关的初期,因为公众对疫情的恐惧,动研所进行动物实验的行为并未被大多数人所接受。在反对的声音当中,秦川教授团队敢为人先,凭借从小接受党的教育而生的舍我其谁的精神与高度爱国情怀,在历史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基于当时国内唯一的动物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奋战4天4夜,完成了呼吸系统传染病适用性改造,挑起“SARS病毒感染动物模型的建立”等四项国家指令性研究重任,不舍昼夜展开攻关。

2003年非典时期科研团队主要成员

  在艰苦的工作环境中,经过不断探索和测试,动研所终于建立了国际第一个SARS恒河猴模型,完成国际第一个疫苗临床前评价,领先国际9个月完成疫苗技术储备,促进了我国灭活疫苗生产工艺的成熟,促进了疫情防控和社会安定。秦川教授作为英模代表,登上了人民大会堂的讲堂。

  8月,科技部徐冠华部长亲临研究所检查指导,寄予无限的期望。

2003年科技部部长徐冠华(右二)、医科院党委书记刘谦(左三)来所视察

  非典之后,研究所总结经验,国家要做好战略资源的储备。“我们这代人的责任,就是做好科技资源保障,避免过去资源贫乏的历史重演。所内科研人员都明白,这些工作不可能发顶尖论文。既然实验动物学科的使命是为其他学科发展提供支撑,我们实验动物科技工作者就不能单凭兴趣做研究、不能为了发文章而做研究,而是要面向国家疾病防控的需求,面向国家科技兴国战略的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的需求。我是这样要求自己的,也是这样要求团队的。”秦川教授说道。

  动研所的科技团队放弃了许多潜在的能产生创新成果的研究课题,开始将自己人生价值的追求与学科使命绑定在一起。结合医学、药学研究对实验动物的需求,开始了人类疾病动物模型资源的建设工作。

  人类有数不清的疾病类型,每种疾病在不同的人、不同时期表现又不一样,每种疾病的诱因也不一样,有饮食、环境、遗传、衰老等等,这就需要用不同的技术,使动物能够模拟不同类型的疾病。而每一种动物模型的研制,都是一项系统的工程,需要长期的资源建设和积累。

  “我们做了,有了长期耕耘,等传染病暴发的时候,我们立刻顶上去了:H7N9疫情、手足口病疫情,新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南美洲寨卡疫情、新冠疫情等,我国团队都提供了第一个动物模型。”经过40年发展,研究所在传染病动物模型、基因工程动物模型技术上,已经达到领先水平,使我国科学家渐渐摆脱了发达国家的制约。

  “秦川教授为动研所建立了非常好的基础,我们都是受益者。”彭小忠所长说道。

 

  ●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他们临危受命、敢于担当。

 

  2020年春,新冠疫情爆发,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最终战胜疫情,关键要靠科技,并指出了科研攻关的五大主攻方向,动物模型是其中之一。

  动研所再次临危受命,负责新冠动物模型攻关, 国际第一个成功研制了新冠人源化小鼠模型和恒河猴模型,突破了疫苗和药物研发的瓶颈,并第一时间与全球共享,为全世界的科学家做好底层支撑,贡献了“中国技术”和“中国标准”。新冠研究任务艰巨,团队从40人不断扩大到100余人,连续200多个日夜奋战在P3实验室,以透支自己生命为代价,筛选药物、评价疫苗、开展机制研究,在新冠领域创造了12个世界第一,圆满完成了党和国家布置的任务,为全球疫情防控贡献了中国智慧!

 

新冠动物模型攻关团队

新冠疫情新闻发布会

  在此次抗击新冠疫情的战斗中,新冠肺炎动物模型的成功构建,是在长期比较医学基础研究和动物模型资源建设基础上取得的成果,是中国实验动物学科支撑医学前沿创新、促进医药经济发展、满足国家生物安全和传染病防控重大需求、保障人民生命健康的典型成果。同时,充分体现了我国集约化规范化的人类疾病动物模型平台在保障国家安全和人民健康,促进我国医药科技进步的关键作用。

  ●动物模型是医学进步、医药研发的基础,资源的积累绝非一日之功。

  不仅是新冠肺炎等突发传染病,心血管疾病、肿瘤、糖尿病、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等慢病,退行性疾病、器官衰竭等增龄疾病等均是人类健康的潜在杀手。现代医学科技发展史已经充分证明了,动物模型是医学进步、医药研发的基础,拥有了丰富、先进、可靠的动物模型资源,才能稳稳占据医学科技竞争与医药产业竞争的上游。

  动物模型理论与技术的进步、资源的积累绝非一日之功。美国国会对动物模型领域进行了长达半个世纪的稳定资助,采用了领先全球的动物模型技术与资源,保障了其在生物医药领域的遥遥领先地位。动物模型是关系到国家安全、人民健康、医学科技创新与医药经济发展的战略资源,只有保持对技术创新与基础研究稳定、持续投入,把才能我国医学发展与医药原始创新的地基筑牢、道路拓宽。

  上午的采访座谈整整持续了3个多小时,健康报社记者对研究所科研工作予以高度评价,同时也感叹道,秦川教授团队迎难而上、奋勇拼搏的事迹非常感人,是我国科研工作者“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的优秀楷模。

  “作为媒体人,有义务和责任,把奋斗在一线的医学科学家精神宣传好,让更多的人了解医学领域这么多年的发展和成果,离不开一代代科学家的耕耘奉献的情怀。”健康报社周倩说道。

  后续报社将加强与研究所的沟通,将科研工作者的更多亮点挖掘出来,宣传研究所这张“科技名片”,让社会大众铭记在疫情背后不计名利、默默奉献着的科学家、科研工作者们。